闻笛赋

贵在坚持

为什么要写那么长,一,因为我话唠;二,因为写的是吃的x

过了一段时间了,我又开始快乐手帐了,( •̥́ ˍ •̀ू )虽然频率不能保证,但还是希望自己能坚持!

“梦过 雨后有彩虹”

今天打攻防听到泪目的一句话,指挥的一句“我们不会被灭的,我们可是星星之火”

A回来游戏一个多月,沙盘一直非常难看,跑商也频繁被劫镖。知名贴吧浩气弱势服,浩气闻者落泪,见沙盘者伤心。我其实过的还蛮好的,跑不了商了恶人亲友有恶人亲友给我送碎银,攻防就算被压的再惨我也一点没有抱怨的感觉,不知道是我佛系也好还是莫得感情,但看着仍有和我一样坚持的人时总会感动。

这个服的浩气拿下老王的时候我没能排进地图,打下扶风郡的时候我也在玩游戏,可能就是这些让我相信浩气真的还能再起来吧……

来日方长,这游戏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很庆幸我能陪着这个服的浩气阵营潮起潮落,这是我真实的感情。我真的很喜欢四合一的浩气盟...

5-18 周五

很久没有记一下,就稍微记一下。感觉也没能记得什么东西,想的时候想的还好,动笔的时候就全忘了。

说实话,我应该好很多了。基本上很少出事吧?其实最近还是有那么一点,……怎么说,确实比较敏感。也不好说,反正自己怎么样,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最近接了小猫回家,很可爱,也挺喜欢的。我是有猫的人辣!虽然是这样,但是其实还是有点后悔,毕竟这也算是我的冲动消费。我应该从来不能指望我父母可以什么都听我的,让我安心。

我有很多喜欢的东西,有看到很感动,很羡慕,什么什么的,唯独现在没什么能让我感到快乐的。很多很多的感受,都不是快乐,也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了。但这些,真的不是,不能让我真正快乐的笑...

我现在能感受到抑郁给我带来的痛苦,但想想才发现今天丝毫没有感受到得偿所愿的快乐。

(。・ω・。)♡♡♡♡——收了一些周边扎好了心心念念的酒茨痛包!他们!真的太好了!!我永远爱吞吞茨茨.jpg
直男扎包好丑,周边也不多,看来丑丑的qvq(臭不要脸打个tag

ヘ(;´Д`ヘ)新年快乐

ヘ(;´Д`ヘ)救命,我为啥做古风那么丑啊
😃再也不拿weeks贴古风了

专注花花绿绿😓

成人祈求最安定 恐怕新鲜的冷清
然而我生命 燃烧得野性
追一次星宿 一生一次少年游
少孩子不惜孤独地寻求 奇异的宇宙

😢

上周的ヘ(;´Д`ヘ)

差不多成为尸体一条的我_(:з」∠)_

没脑洞( ˘•ω•˘ )就想贴贴(大概有参考

🤒晚了一天
—直男摆拍直男摄影(。其实就是懒得搞

|・ω・`)打卡打卡,依旧萌新渣

贫穷限制了我的象限

12-05 周二 


吃了一周的药我觉得似乎好了一点,今天去开了新的药。希望不会有那么强的副作用了。


回来的时候突然难受了一下,促成了这篇文字。


也算是记录一下突然而来的心情。


我羡慕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羡慕他们不必花费很多时间在解决苦闷上面,我羡慕曾经也是那样的我。


过去,大概就在不就之前,我也曾经那样快乐地过着每一天。我不认为是因为鲫鱼没有上学给我带来了这些,如果非要仔细想想,这样的痛苦似乎开始的很早。


它们只是刚好在几个月前突然被放大了,因为一些我也不知道的机遇,它们和我...

萌新第一次写weeks|・ω・`)

2017/11/7 22:21

这个人又来乱写东西了!

*脑子真的有病,思想不正确。(。)


现在是晚上二十二时三十八分,即使已经十一月了,广州依然热的晚上要穿短袖睡觉才舒适。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一直有记录一下自己每日心情,其实也只是断断续续。在我这样的状态下,其实要描述这种感受对我来说挺难的。


很久没有长篇大论的写字了,心里想的总是无法通过自己贫瘠的文笔表达,反正也只是写给自己,随便吧。


我很久没有写过关于友情的东西,或者说我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方面的问题了。当然我从前写过,那么,这次是第二次。


或许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这种状...

T_T请了一个下午啥也没干都在睡觉


和小可爱一起做的三年

雪河琴爹真的很好看,忍不住……

画质真的糊

-我有故人抱剑归    

(重发一下,上次智障发到文字去了orz

虽然没能出现在你从前的日子,但我保证,你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不会缺席。

-愿世间 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 


臭不要脸打tag 我根本不会捏图

我希望拥有一个人。

有一身明黄的衣袍和西湖三月的微风。

想与他一起在楼外楼看藏剑的飘雪,在凌烟阁看天策的夕阳。共赏大漠一轮明月,同醉君山漫天桃花。

从踩遍南屏晚枫到踏上昆仑冰原,我用长枪扫开箭雨,你用重剑斩开利刃。

只要这一路上都是你,就好。


暗搓搓放个捏图,配文什么的都是乱来的。再暗搓搓打个tag、

关键字最后一发√ 把图放了吧。

#策苍#

*此人文笔不好还非要写。
*全篇流水帐啰嗦,最后一篇就不虐了。

策:秦戟 苍:燕秋阑

3.报复

燕秋阑最近过的并不好。

上周自东都来了个天策将军,处处与他作对。先是莫名成了自己顶头上司,再用那
张脸拐跑了自己一群师姐师妹。在演武场也风生水起,一杆长枪硬是破了苍云密不透风的盾舞。

上次与他切磋就为了用盾挡住他的穿云扭伤了手腕,现在还隐隐作痛。今儿这秦将军还要约他到映雪湖附近猎雪鹿。

为了底下的兵能吃点好的,燕秋阑几乎是咬着牙在手腕上又缠了一圈绷带再套上护腕,然后一摔门去军营寻秦戟。

“燕将军来迟了啊。”秦戟抱怨道。

“有些事耽搁了,还请将军原谅。”燕秋阑表面解释,内心却是在说:“还不是因为和你切磋受的伤!”

“无妨。”秦戟点点头,将马绳交给燕秋阑。

燕秋阑看着秦戟身边那只比自家照夜白壮了一圈的踏炎暗暗不爽,虽然我不常骑马但是你这马也养的太浮夸了吧一蹄子估计都能踢死个人了。

刚刚下完雪的映雪湖景色很美,若是能同心爱之人一边谈心一边漫步一下午也不错。可惜身边这人是秦戟。

秦戟枪术一流,骑射自然不在话下,他使的乘龙箭那可真的是百步穿杨。燕秋阑突然心生想法,我虽然不善射箭但却可以将你的箭拦下,你要射雪鹿,偏不让你猎到。

于是就这样,秦戟射的箭总是被燕秋阑半路截下来,两人这么你一箭我一箭,半天也没有猎到雪鹿。秦戟看出他的意图也不点破,催动踏炎小跑起来干脆还比起了马术。燕秋阑也不甘示弱带着马跟上秦戟,两人一直跑到了奚人牧场的边缘方才停下。

天色似乎接近黄昏了,燕秋阑触到背后空空的箭囊,终于还是对秦戟说:“真是抱歉,燕某技艺不精拖了将军后腿。”

秦戟笑笑没有说话,追向林里一只雪鹿,拉满弓一箭将其射倒在地。燕秋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以秦戟的箭术,他挡过第一次就不会让他再挡第二次,这人竟然就这么跟他闹了一下午。

回去之后秦戟将他带进军帐。

“秦将军何事?”不是要罚我吧?

秦戟在一个盒子里翻了翻最后将一个小瓶子丢给了他,然后指了指自己手腕。

瓶子是瓷的,燕秋阑没有穿手甲,清晰的感受到了凉意。他低头看着白底蓝纹的瓷瓶,心想,这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啊。

过了几日燕秋阑在演武场看见秦戟,对方正在指导几个师妹射箭。看到他竟然不管旁人的大声喊他过去。

“我们让燕将军做个示范吧。”秦戟对着那些苍云女将说,眼神却是看着自己的,三分笑意,七分奸诈!

“这只脚站开点。”秦戟拍了拍燕秋阑的腿。

“背直点。”拍了拍燕秋阑的腰。

最后直接贴上了他,左手搭上他的左手,右手握着他的右手直接将弓拉满。

“就是这个姿势。”秦戟的气息全都喷在燕秋阑的耳朵上,让他浑身一疆,手一抖将箭射了出去。

“燕师兄射歪了啊。”“燕师兄准心真的不怎么样,那手都在抖呢。”

燕秋阑欲哭无泪,心想自己再也不敢报复秦戟,不但让人给拐跑了师妹现在连以前的连形象也不复存在。

吃完了豆腐的秦将军表示,要用箭术报复我还太早啦,顺便,秋阑的腰真的细!(x


接着上次的关键字第二发

#策苍#

*此人文笔不好,还非要写。

策:李长川 苍:燕初

2.当你老去

燕初走进军帐时,只觉得火盆里的火虽然烧的是很旺的,却竟然觉得帐子里竟然比外面还要冷上一些。他将刀盾随意丢在一边,卸了的玄甲也放在那里。李长川在桌上阅览新传过来的军情,偶尔写着什么,至始至终没有抬头看过燕初。

燕初往火盆里添了些炭,又将李长川杯里的茶水换了才在他旁边坐下,挨近了李长川才发现,这个天策身上似乎也没什么温度。正当他快要睡着时听见李长川将笔放下的声音,然后自己就被揽住了。

这人怎么这么冷呢,燕初想,怎么在帐子里还着甲?

李长川将头抵在他肩上,双手环住他的腰,过了许久才慢慢说道:“阿初,刚刚接到府里...

上次测了一下那个关键字

  #策苍#

*此人文笔不好,还非要写。

苍:燕檄 策:秦北征

1.友情还是爱情

燕檄喜欢秦北征,从三年前他们一同在雁门关外御敌时那天策将军帮他挡了一刀便开始了。他们三年间一同上阵杀敌,他用长枪扫开敌军的利箭,他用刀盾护住他的后背。打胜了便在广武城的酒肆里喝酒,打累了也能一同倒在雁门的雪地上,像闲聊一样讲着战事。

秦北征无数次对他说过:“阿檄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也会说:“等战事平定,我带你去江南,那里的姑娘又漂亮又温柔,和你现在天天见的可不一样。”

燕檄想说,他希望他们不只是兄弟,希望战事平定可以去天策府看看夕阳。她天天见的师姐也很漂亮,内里也很温柔。

他还想说,他...

这里是杭州٩( 'ω' )و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