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贵在坚持

2017/11/7 22:21

这个人又来乱写东西了!

*脑子真的有病,思想不正确。(。)


现在是晚上二十二时三十八分,即使已经十一月了,广州依然热的晚上要穿短袖睡觉才舒适。

 

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我一直有记录一下自己每日心情,其实也只是断断续续。在我这样的状态下,其实要描述这种感受对我来说挺难的。

 

很久没有长篇大论的写字了,心里想的总是无法通过自己贫瘠的文笔表达,反正也只是写给自己,随便吧。

 

我很久没有写过关于友情的东西,或者说我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方面的问题了。当然我从前写过,那么,这次是第二次。

 

或许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这种状态,导致感情这种问题很容易放大,很容易在意,人际关系对我来说真的越来越成为一个麻烦的问题。

 

如果伸出手数一下,目前能与我畅谈(不知道这个词是否妥当)的大概不超过一只手吧。

 

在高一的时候有交到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当时关系称得上非常的亲密,在学校黏在一块,就算周末也不会放过可以呆在一起的时间,几乎是每天都见面的。

 

那时候真的是很开心的。

我确实真的十分对不起她。所以我希望在她感到困惑之后能稍微责怪一下我。

我非常感谢她,与她一起所留下的记忆都是美好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持续下去的原因,大概同后文写的差不多,但也有不同。

 

评价自己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难开口,因为我总觉得至少在做一个朋友的身份我应该做的很不错。

大概是从前有很难挽回的错误,而那个最后的结局我应该负很大的责任。那段友情对我来说美好、珍贵,倘若今生能够挽回,我必将尽力守护。

 

对待自己视为朋友的人,做事前我通常会三思,会尝试理解他们的心情,甚至会猜测他们想的是什么。大概我从来都害怕失去这些对我来说是珍贵的东西,很多人都说不该猜忌自己的朋友,其实我不认为这是猜忌,我只是希望我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希望他们在与我相处时可以愉快。

 

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我非常在意周围人的言行、爱好和同他们相处的别人。

我会接受我的朋友拥有别的朋友,但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他们的朋友。

试想一下,如果你的朋友与一个你非常厌恶的人走在一起,你怎么都不会觉得愉快的吧?

至于朋友的言行举止,有些确实令人难以忍受。但他们的习惯,也不好改变吧。

有时候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在与人相处之前也应该三思呢。

 

在我认定你成为我的朋友之后我会非常重视这份友情,或许我并不能事事与你分享,会对你生气,会偶尔对你撒谎,但我一定会在那之后无比后悔的。

我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会感到快乐,即使会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我愿意和你一起去化解。当你不开心的时候我可以找我,我也愿意与你分担你的痛苦。

我可以包容你的小毛病,你一些我不太习惯的习惯,甚至你那些我不喜欢的朋友。

这些我都可以忍受。

我与你的朋友关系,只是与你,不因为你所谓的外表或者别的什么身份,我只是认同你内心深处的灵魂。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你在事后道歉也没什么不对,我想你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推门进来的会是我。所以无论是谁,你都会毫不犹豫的大笑,得到你恶作剧成功的喜悦。然而对我来说那确实相当刺耳,我就这样毫无预兆成为了你消遣的对象。

无论是你后知后觉觉得我对你变得冷淡,还是其实你早就有感觉到了,但如此不反省自己难道真的觉得我脑子坏了吗。

就算我脑子真的坏了,难道会只对你一个人置之不理吗?

你希望我可以原谅你,因为你十分重视我和你的友谊。

我亦然,因为我也很重视它。

但我无论如何不可能接受一个会拿自己朋友来当做消遣工具的人做朋友。无论你是不是那个意思也好,因为我的理解就是这样,而你无论做再多的解释也无用。你至少在发现门后面那个人是我之后就立刻停止这场闹剧。

 

而你加之敬语的那位始作俑者还没有向我道歉,即使我可以原谅你,我却不能原谅你能与这种人相交。他的本质如何我不清楚,但从这件事我就断定他确实不怎么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懂我的意思吧?

 

这么一年半载,难说与你相处是否真的感到过愉快,但至少没有一直都如此难过。

我很抱歉其实我有在背后偷偷地与别人讨论过你,有些事情不吐不快,我已经为此感到很疲惫了。我很后悔没有在一开始就拒绝你与我们同行。

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在心里想想你同我在一起的时候所做所言,当然那些很自然的东西都是习惯,不知道你是否有留意我的语气变得低沉,眉头会皱起来。

希望你会,希望你有。

 

我觉得自己付出的并不少,而我一直有期待你的回报,朋友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对吧?不是一个人付出一个接受就可以维持下去吧?

你可能觉得你有付出吧,至少我能有所感受。

真遗憾。

看来我对于这种事情也是斤斤计较,所以我时常觉得我只配一个人,朋友呆在一起开心就好,而我却计较得失。

 

我之前读《自深深处》,那封饱含深情的信,里面王尔德对自己的情人写到一段话:“为了自己,我必须饶恕你。一个人,不能永远在胸中养着一条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灵魂的院子里栽种荆棘。”

原谅一个人,也是停止折磨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

我原谅你所有的一切,我的过错同样希望你可以原谅。

同时我也希望,你可以放下你的念想,我希望我们的友情可以到此就结束。

我无法再去经营一个破碎的感情,我不希望同别人在一起时会有更多的猜忌,我实在无法理解你的某些做法。

 

每个灵魂都值得爱它的的人去发现它的美好,我只能很抱歉的说,你的那个人不是我。

感谢你,无论是那么的重视这份感情,还是之前所有的关照。

希望你可以每天都愉快。

 

 


评论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