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贵在坚持

12-05 周二 

 

吃了一周的药我觉得似乎好了一点,今天去开了新的药。希望不会有那么强的副作用了。

 

回来的时候突然难受了一下,促成了这篇文字。

 

也算是记录一下突然而来的心情。

 

我羡慕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羡慕他们不必花费很多时间在解决苦闷上面,我羡慕曾经也是那样的我。

 

过去,大概就在不就之前,我也曾经那样快乐地过着每一天。我不认为是因为鲫鱼没有上学给我带来了这些,如果非要仔细想想,这样的痛苦似乎开始的很早。

 

它们只是刚好在几个月前突然被放大了,因为一些我也不知道的机遇,它们和我脑子里一些神经相交了,大概是这样吧。

 

我从前听过这些症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与这些病人为伍。我以为我很久都不会再走进医院,更不可能出现在那样的诊室。无论在别人的印象中还是自己的回忆里,我从来都很乐观,就算考试考砸,就算那天过得不好,被人惹怒了都好,我都好的很快。恩,简单来说就是,睡一觉就好了。

 

与我一起生活了十年的长辈,我最亲的人,他们为我付出了很多。无论是我的生活还是学业,他们都十分上心。我当然没有做过父母,他们也是第一次,所以无论我对他们的评价是什么,他们都值得最好的赞赏。

 

我当然没有要怪他们的意思,其实有,或者没有,我希望是没有的。

 

其实很纠结吧。

 

为什么从那以后我总能想起关于很多不开心的过去,很多我根本觉得自己早就忘记的东西,他们趁着我不注意就闯入我的眼前,被迫我读完那些经历。

 

我的身体真的真正属于我掌控吗?

 

一个人要是总沉溺在过去会很容易迷失自我,无法向前。

 

而我最近确实无法摆脱他们。

 

尤其在第一次去到医院以后。回来之后我与一位长辈吵架吵得很厉害,或者可以说是她在骂我。

 

原因我也记不清,记得最清晰的是她说我在装病。

 

那是我并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病,也不知道药需要坚持吃下去。

 

我只记得那个时候我被对着她,哭的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脑子是前所未有的混乱,连接着心脏的神经全都被拉扯着。

 

原来在难受的时候心真的会痛,会很痛。

 

那之后我每一天都过得不好,每一天都会哭,每一天都在思考活着的意义。

 

高三真的很累,一天十几个小时在学校里学习。我一直在坚持,但肯定会偷懒。

 

真的太累了。

 

后来找了咨询师。

 

从第二个星期开始,我过上了有认知以来父母对我最好的日子。

 

这让我更加痛苦,因为快乐和幸福,得到世界上任何一件美好的东西都要付出代价的。

 

那时我认为,我活着是为了他们。我不希望他们失望,但我又一天天让他们失望。我害怕我这样的状态会让他们为我思考的更多,会让他们担心我。

 

我如此爱他们,以至于我认为,他们一切的不开心都与我有关,从小时候的吵架到每一次的吵架开始。

 

我的存在破坏了一个美好的家庭。如果没有我,如果不是我,会不会不一样?

 

宇宙究竟会不会思考,神明究竟是否存在?可否有人告知我,我们这些生物最初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果快乐和享受是意义,那么为什么这些东西的获得不能众生平等?

 

如果我不思考这些该由科学哲学家来思考的东西,那么我可以思考我的未来吗。

 

我会拥有那种东西吗,我会不会突然想不开离开了呢。

 

我觉得偶尔让他们失去一些东西也可以让他们学到一点。如果对他们来说我一点都不重要,那我可能真的从来没有过任何意义吧,没有任何付出,我却一直在汲取世界的产出。

 

他们或许早就在内心厌烦了一万次了,后悔了一万次了。

 

那也只能由我来结束。但是在这样的时代,结束,要付出相当的勇气,我承认,我没有。

 

我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承受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这无论如何也无法停止。你不能让你自己停止接触外界,你不能把你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地方。

 

你应该相信自己,你应该站起来,多看看。

 

这真的不可怕,虽然你单枪匹马,但它必然可以战胜。

 

 

 

 

 

有时候我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拥抱。


评论
热度(1)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