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贵在坚持

早知解散後 各自有 际遇作导游

接着上次的继续写。

 

想把难过的事情忘记,把快乐的事情记下。我觉得对我来说有点难,我忘了很多开心的事情,把一些特别难过的事情记下了许久。

 

那件事吧,我觉得都是我的错。

 

某天我很无聊在家里无所事事,就想着找C君下去玩,那时大概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

C君比我要高一个年级,那时候她已经是个初三准备要中考的人了,所以她母亲并没有让她下去和我一起玩。我带着略微遗憾的语气和她结束了那次电话。

我很理解,她母亲应该挺注重她的学业的,几次我到她家去和她玩她母亲都会皱着眉但是也没有十分拒绝,我觉得可能是我给她母亲留下的印象也只有爱玩,还企图把C君一起带坏的感觉。

说实话我也不太喜欢她母亲,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她对我皱着眉拒绝C君和我一起玩,甚至有时候对我说话的内容和语气都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

后来我在家里看书,晚些时候C君给我打电话向我借卷笔刀,我听的很清楚是卷笔刀(后来她和我说不是)。

总之我拿着卷笔刀飞快的跑下楼去敲了C君家的门,其实敲门前我还是有点害怕,我害怕是她母亲开门。

但也确实就是她母亲来到了门前,但没有给我开门。她告诉我C君在学习让我回去不要打扰她。

我站在门前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难过,我还听到C君在里面嚷着什么我听清的话。

“我不是来找她玩的,我只是借她点东西。”我想这么说,可是说不出口,心里堵堵的,慢悠悠的按了电梯回家。

我爸妈看我没有把东西借出去还一副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嘲笑我,是不是她妈又不让你找她玩啊?

我当时失落的心情顿时变味生气,不知道生谁的气,大概是C君的母亲吧。我来借东西给你女儿,即使她已经不需要了,但是你为什么连门都不开呢?

大概就是在我生气到极点的时候C君打了个电话过来,我心想着要冷静要冷静。

却还是在C君解释都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用略颤抖的声音说了句话就挂了。至于是什么我真的记不清楚了,大概和她母亲有关吧,应该也是挺伤人的那种。当时真的没有考虑那么多,就一下子说了出来。

挂电话的那一下,就后悔了。我父母停下了手中的事,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然后我就在他们面前留下了眼泪。

说话不经大脑还带刺,对我觉得在某些时候我真的有这样的毛病。(后来还有一次很后悔的事就是因为说错了很多话)

 

那件事之后的很久,我很久没有和C君联系过。

却在她中考之前也祝福了几句,约了等她中考完一起出去看一部我期待了很久的电影。

等她中考完那个时候的下个星期我也要举行期末考了。但我还是跟她一起出来了,其实我也不怎么注重学习的,就是一爱玩的性子。

和她聊的都是自己同学的事情,只字不提以往我们的故事。去那里看的,看了什么,中午吃了什么,见面和分别的样子是怎么样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谈话的内容我是一个字都记不得了。

关于C君的好多事我都记得,比如她曾经希望我不要在公共场合叫她全名而给自己起了另一个名字,因为那事她开始叫我小芊子。他喜欢的明星,他喜欢的cp,她喜欢的衣服款式我当时都了解,或许现在她会变了很多,但那都不是我知道的事了。

考完试也和她又出去了几次,大概都是在中考的分数出来之前。那时候我还能像一句歌词一样“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但中考之后那些原本我以为能回到从来的想法全都是一纸空谈。

她就这么消失了,很久都没有再见过,再联系过。她微博貌似换号了,QQ也不玩了。

我想,大概她已经决定再也不和我做朋友了吧。

其实再前段时间我遇到她仍旧能够打个招呼,可是现在大概是我也不敢再打了,真特么跟个傻x一样。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现在也不想知道了。

就跟现在也是一样的,突然想要和现在的同学说说以前的事的时候,提到那些旧时玩的很好的朋友都会想想要怎么称呼。无论是想到了什么,到嘴边都变成了“我一个曾经玩得很好的朋友”。我不希望我的朋友有一天都会变成这样,但这似乎都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每个人的朋友圈不可能永远无限的扩大,那里会有人来会有人走,也会有人一直都在。

那些在里面呆了很久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就走掉的那些,可能是缘分已尽吧,但终究是要感谢他们的,曾经快乐的时候,无论是记不记得,没有他们都是不完整的。

 

谢谢C君,无论你现在在心底还有没有把我当作朋友,但至少作为你曾经要好的朋友,我还是很幸运的吧,你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写到这里其实我已经决定好了,我曾经想过要再找回C君的想法我放弃了。她既然已经放弃我,证明她已经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也不需要再去打扰她了。

其实想想也觉得很可笑,我竟然有哪个晚上曾和她讨论过生死之交的事。

“你觉得有人可以成为你的生死之交吗?”

“很难说。那你呢?”

那时我想问你觉得我们算吗。

“大概,现在还没有吧。”

 

嗯,总有一天我们都会遇到的。

 

两次的标题出自医生的《最佳损友》。嗯,因为C君说过她跟我大概比朋友的关系更好一点,但还有一些互损的关系(其实是她损我。

评论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