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笛赋

贵在坚持

关键字最后一发√ 把图放了吧。

#策苍#

*此人文笔不好还非要写。
*全篇流水帐啰嗦,最后一篇就不虐了。

策:秦戟 苍:燕秋阑

3.报复

燕秋阑最近过的并不好。

上周自东都来了个天策将军,处处与他作对。先是莫名成了自己顶头上司,再用那
张脸拐跑了自己一群师姐师妹。在演武场也风生水起,一杆长枪硬是破了苍云密不透风的盾舞。

上次与他切磋就为了用盾挡住他的穿云扭伤了手腕,现在还隐隐作痛。今儿这秦将军还要约他到映雪湖附近猎雪鹿。

为了底下的兵能吃点好的,燕秋阑几乎是咬着牙在手腕上又缠了一圈绷带再套上护腕,然后一摔门去军营寻秦戟。

“燕将军来迟了啊。”秦戟抱怨道。

“有些事耽搁了,还请将军原谅。”燕秋阑表面解释,内心却是在说:“还不是因为和你切磋受的伤!”

“无妨。”秦戟点点头,将马绳交给燕秋阑。

燕秋阑看着秦戟身边那只比自家照夜白壮了一圈的踏炎暗暗不爽,虽然我不常骑马但是你这马也养的太浮夸了吧一蹄子估计都能踢死个人了。

刚刚下完雪的映雪湖景色很美,若是能同心爱之人一边谈心一边漫步一下午也不错。可惜身边这人是秦戟。

秦戟枪术一流,骑射自然不在话下,他使的乘龙箭那可真的是百步穿杨。燕秋阑突然心生想法,我虽然不善射箭但却可以将你的箭拦下,你要射雪鹿,偏不让你猎到。

于是就这样,秦戟射的箭总是被燕秋阑半路截下来,两人这么你一箭我一箭,半天也没有猎到雪鹿。秦戟看出他的意图也不点破,催动踏炎小跑起来干脆还比起了马术。燕秋阑也不甘示弱带着马跟上秦戟,两人一直跑到了奚人牧场的边缘方才停下。

天色似乎接近黄昏了,燕秋阑触到背后空空的箭囊,终于还是对秦戟说:“真是抱歉,燕某技艺不精拖了将军后腿。”

秦戟笑笑没有说话,追向林里一只雪鹿,拉满弓一箭将其射倒在地。燕秋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以秦戟的箭术,他挡过第一次就不会让他再挡第二次,这人竟然就这么跟他闹了一下午。

回去之后秦戟将他带进军帐。

“秦将军何事?”不是要罚我吧?

秦戟在一个盒子里翻了翻最后将一个小瓶子丢给了他,然后指了指自己手腕。

瓶子是瓷的,燕秋阑没有穿手甲,清晰的感受到了凉意。他低头看着白底蓝纹的瓷瓶,心想,这人也不是那么讨厌啊。

过了几日燕秋阑在演武场看见秦戟,对方正在指导几个师妹射箭。看到他竟然不管旁人的大声喊他过去。

“我们让燕将军做个示范吧。”秦戟对着那些苍云女将说,眼神却是看着自己的,三分笑意,七分奸诈!

“这只脚站开点。”秦戟拍了拍燕秋阑的腿。

“背直点。”拍了拍燕秋阑的腰。

最后直接贴上了他,左手搭上他的左手,右手握着他的右手直接将弓拉满。

“就是这个姿势。”秦戟的气息全都喷在燕秋阑的耳朵上,让他浑身一疆,手一抖将箭射了出去。

“燕师兄射歪了啊。”“燕师兄准心真的不怎么样,那手都在抖呢。”

燕秋阑欲哭无泪,心想自己再也不敢报复秦戟,不但让人给拐跑了师妹现在连以前的连形象也不复存在。

吃完了豆腐的秦将军表示,要用箭术报复我还太早啦,顺便,秋阑的腰真的细!(x


评论(2)
热度(19)
© 闻笛赋 | Powered by LOFTER